精彩小说尽在智能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总裁 → 陆少专情之媳妇超可爱盗墓女孩全文最新章节

陆少专情之媳妇超可爱盗墓女孩全文最新章节

盗墓女孩

连载中免费

《陆少专情之媳妇超可爱》是盗墓女孩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,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B市风云人物,陆朝帅气多金又有才,但比这些更让人敬佩的是,他有一颗专情的心,陆朝心心念念唯有林簪一个人,百般宠着,呵护着,直到有一天,她招呼也不打就跑了,陆朝:“最好是别让我抓到你,不然腿都给你打断!”林簪:“不用了,我回,我自己回。”

14.4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11/08

在线阅读

《陆少专情之媳妇超可爱》是盗墓女孩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,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B市风云人物,陆朝帅气多金又有才,但比这些更让人敬佩的是,他有一颗专情的心,陆朝心心念念唯有林簪一个人,百般宠着,呵护着,直到有一天,她招呼也不打就跑了,陆朝:“最好是别让我抓到你,不然腿都给你打断!”林簪:“不用了,我回,我自己回。”

免费阅读

  林簪一如既往的悲观主义者,可是不知道的却是,陆朝并不需要她改变什么,他愿意为了她来到她的世界。而她更不知道的是,陆朝对她的爱,超乎所有人想象,包括林簪,包括陆朝他自己。

  陆朝真的爱惨了林簪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。

  除了答应林簪离开他,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答应,其余的事情只要林簪一句话,他愿意无偿答应她。

  可是谁又知道,隐藏在他们之间问题其实再简单不过,无非就是一个藏在心里不说,一个难以开口不问。

  就这样白白错过五年,又硬生生折磨于此。

  待日后他们想明白,皆是后悔不已,这么多年的折腾,都是搞得对方心力交瘁。

  但彼此凝视对方相视一笑,又觉得幸而有那些不好的经历,才有他们今日相濡以沫不离不弃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  经历此事之后,陆朝果然没有再找过他,林簪的生活又回到从前,那个没有陆朝平淡又忙碌的日子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某一天。

  “您好女士,请问有预约还是找人。”

  “找人。”林簪嘴角微微一扯,“请问闻文小姐在吗?”

  林簪站在包间门口,心中说不上来的感受,本以为再次见到闻文,她会胆怯害怕,没想到却出奇平静坦然。

  心中没有丝毫波动,仿佛去见一个事不关己的人。

  林簪没有多想,抬手敲了两下门,直接推门而入。

  屋中只有一人,一个身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子,她并没有因为林簪的到来起身迎接,而是坦然自若的坐在主位上,脸上笑意不浅不深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

  林簪没有兴趣跟她阳奉阴违假客套,她来到桌前随便拉开一个凳子入座。

  目光淡淡扫过去,“闻小姐有事就直说吧,现在四下无人,没有必要整那些表面功夫。”

  她看的都累。

  闻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眸中闪过一丝错愕,随即端起面前杯子喝了口水,掩饰她刚刚的失态。

  她不说话,林簪也极其有耐心跟着不言语。

  闻文不疾不徐地为自己重新斟了杯茶,才缓缓道:“林簪你别误会,今天找你来就是单纯的叙叙旧,我听秋宜说你回来了,就是想见见你。”

  见林簪不答,她又道:“这些年过的还好么?”

  “说完了?”林簪平静与她对视着,“直奔主题吧。”

  闻文:“......”

  闻文微微眯起眼睛,脸上笑意不减,心中倒是对林簪的态度有些吃惊,这哪里还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,忍气吞声的林簪。

  林簪点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,冷笑一声,“你不说,那我就先说了。”

  “洗耳恭听。”

  林簪挑眉,眸色清冷,“你这次来是想看看我活的怎么样吧,托你和那两位祖宗的福气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”

  闻文:“......”

  “闻文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五年过去了,我早就不还是原来的林簪。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五年来还痴心妄想想做陆太太,啧,真是一如既往可怜又可悲。”

  “林簪!”闻文低声呵斥。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  她脸上笑意僵住,随后慢慢消失殆尽。

  “我说什么你不知道么?”林簪直勾勾看着她,“你们闻家不是一直想勾搭上陆家吗?怎么,我走了五年,你还没有成功?”

  “你...”平常笑容得体的闻文此时变了脸色,她一脸阴沉且脸色涨红的盯着林簪。

  林簪见她这样不以为然,嘴边笑意盎然,“看你表情就知道了,你确实不中用没有成功,也难为你这五年来费尽心思,怎么样,还是没能进陆家的门吧。”

  闻文沉得嗓音低吼一声,“林簪!”

  林簪换了坐姿,半靠在椅背上,仿佛她坐的才是主位。

  “想进陆家大门的不止你一个,怎么,你的好姐妹们也没有成功?”

  ‘好姐妹’是指秋宜和容心二人。

  林簪虽然离开五年之久,但是对她们之间的这点破事一目了然,她都懒得去猜。

  闻文暗自紧紧握着拳头,她岂会不知到秋宜和容心二人的心思。这些年她们三人表面上看起来亲如姐妹,实际私下里勾心斗角。闻文既要防止她们二人,又要防着外面那些不入流的猫猫狗狗,就怕突然再出现一个‘林簪’。

  早已经身心疲惫,林簪如今狠狠地戳了她的伤口。

  “呵。”她讥笑一声,“你想挑拨离间?省点心吧。”

  “挑拨离间么?”她目光灼灼看着对面的女人,“不,我不屑挑拨离间。你知道我今日为何答应来见你么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林簪面无波澜,言语清冷傲然,“我只是想来告诉你,闻文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  闻文:“......”

  她脸色蓦然煞白,平静的眸子此时惶恐无助,虽然知道这是事实,但心中仍然存有一丝侥幸,一存就是五年。

  她手掌慢慢卸了力道,不再伪装自己,半眯着眼阴沉的盯着林簪,想把她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撕烂。

  “你呢?你命里有还是没有。”

  林簪眼神迷离,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所以我不去强求,是我的终究是我的,不是我的我也会不强求什么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闻文突然大笑出声,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情,“好一个不去强求,林簪不得不说你手段真好,简直就是登峰造极。你把陆朝玩弄鼓掌之间,把他耍的团团转,自己却在这里云淡风轻的说不强求,你不觉得很可笑吗?”

  林簪耸耸肩,“不是吗?”

  闻文不信,她眯起眼睛紧盯林簪半晌,才发现她真的变了。眉宇间的自信告诉她,林簪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糯懦无为,只会求饶的小姑娘。

  林簪现在这样云淡风轻,却让她心中忐忑不安,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不管怎么样,此时林簪真实的内心掩藏在平静的外表下,不管是真的平静,还是伪装的平静,都让人看不分明。

  但是闻文不知道,林簪表面看起来有多云淡风轻,内心就有多波涛汹涌,她终究不过就是撑着一个假皮囊,硬撑罢了。

  “林簪,你呢?你自己能好到哪去?五年前你还没有看清楚事实么?怎么,五年后你又能改变什么,你和陆朝至此之中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你为他现在还爱着你?别开玩笑了,他对你的不是爱,只是对你五年不告而别的执念。”

  林簪:“......”

  林簪闻言变了脸色,她下意识想要下嘴唇,被她硬生生制止住了。

  闻文满意的看着林簪难堪的神情,她继续说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那场宴会怎么样了吗?我今天告诉你。”她语气一顿,转而有些愤愤道:“没想到陆朝居然为了你,放弃了18岁成人生日宴会,没有开场,没有狂欢,没有结尾,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站在门口等你,从天黑到天明。”

  她说:“是你搞砸了生日宴!”

  林簪心狠狠抽动一下,默默吞咽了下干涸的喉咙。

  故作轻描淡写道:“是么?那又怎么样。”

  “呵。”闻文五官狰狞可怕,“那又怎么样?我来告诉你哪有怎么样。”

  闻文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,婉约的气质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阴沉。

  “我闻文得不到的人,你林簪也休想得到,我就让你看看,谁才有资格站在陆朝身边。而低贱不堪的你,将会落于污泥之中,永远不可能翻身。林簪,我们走着瞧,看谁能笑到最后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闻文看着面前茶杯中的茶叶有些出神,她没有刚刚的傲气与决然,反而多了一丝迷茫和不知所措。

  她脑海中回想的全部都是林簪临走前最后一个眼神。

  那么无所畏惧,好似她刚刚的狠话在林簪眼中只是玩笑。

  林簪眼中闪过一抹刚毅,眉宇间无畏尽显,语气清冷疏离。

  她一字一句淡淡地说:“闻文,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你觉得我还会怕什么?以前你们还能拿我姥姥威胁我,现在我孜然一身,无牵无挂,你又能怎么样?

  “有什么招都尽管使来,我想看看你们能无耻到什么程度。最坏的打算,无非是我跟你同归于尽。”

  同归于尽...同归于尽...同归于尽...

  最后四个字无限回荡在她脑中,每一个都能想起林簪无所畏惧的眼神。

  她心中有史以来有了退却,有了害怕。

  把杯中早已凉透的茶水一饮而尽,冰冷的感觉顺着食道流入她的胃,又散发到她的五脏六腑,她才渐渐冷静下来。

  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。

  电话接通后,半晌她才艰难地开口说。

  “秋宜,行动吧。我这次要让林簪彻底陷入地狱,让她永远不能翻身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挂了电话后,她又拨打出另一个号码。

  这时,心情才恢复平静,她语气回到一如既往的沉稳,开口下命令,“那块地给我继续加价,无比给我抬到最高。”

  对面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闻文紧皱眉头,低吼出声:“我花钱雇你们来,不是让你们给我说不行,不行就给我想办法,现在,立刻,马上想。”

  不再听对面说什么,直接把手机砸在墙上,听见‘嘭’的一声,手机反弹在地上时,屏幕四分五裂,手机自动关机。

  闻文有觉得不解气,把手边能砸地全部砸烂她才罢休。

  气喘吁吁地扶着椅背站在原地,死死咬着嘴唇。

  低声喃喃自语:“林簪,我要让你看看,我才是最有资格站在陆朝旁边的女人。”

  闻文都成这样,林簪又能好到哪去。

  她从包间出来,腿脚早已经软的不像样子,倚靠在门外的墙上才堪堪稳住身形。脸上苍白一片,哪里还有半分刚刚跟闻文对峙的模样。

  谢绝服务人员的帮忙,自己扶着墙一步步走了出去。等她站在饭店门口,闻到新鲜的空气时,窒息感才好些,胃里依旧持续恶心着。

  片刻后,消失的力气逐渐恢复,颤抖也有所见好,这才迈开脚步慢悠悠走着。

  她脸色除了有些苍白些,其余的看不出什么神色。

  林簪在马路上走着,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,灯红酒绿只觉得内心疲惫不堪,竟然就想这么走回去。

  路程虽短,但是不易。

  她低头打开手机导航,定了小区的位置,顺着导航走着。

  内心复杂。

  有太多无可奈何并不能随着时间变迁而改变什么,就好比她的身分和背景,与生俱来的结果,后天不能为力的绝望。

  她和陆朝之间有太多太多这种不可跨越的鸿沟,并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。

  陆朝有一定的资本,他在这段感情中可以随心所欲,而她却不行。她已经为原来的任性付出了代价,让她彻底失去唯一一个亲人,她年迈病弱的姥姥。

  虽然她已经没有什么害怕失去,心中的伤痕深深烙在心底深处,融入她的血肉,渗入她的骨髓。

  她好累,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疲惫。

  林簪又何尝不知道陆朝对她的爱,那么纯粹,那么浓烈。可是她不敢做出任何回应,还在小心翼翼贪婪的吸取他的温暖,她不舍得斩断,又不舍得放弃。

  “呵。”林簪低头苦笑一声,“谁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。”

  没有看时间,从走回来家林簪已经没有了力气,房间里一片漆黑,冷清之意愈发浓烈。

  林簪站在客厅里,借着窗外的月光,突然觉得60平米的房子有点空旷,至于哪里空旷,原因了然于心。

  大概是因为没有他的身影。

  闭上眼睛,又仿佛他就在这个房子里。空气里还存留有他的气息,空间中还有他留下来的印记。

  比如沙发上还摆放着他那件西装外套。

  比如浴室中还有他的牙刷,餐桌上还有他看的日报,枕头边还有他的眼罩。

  再比如冰箱中多了好多新鲜蔬果,橱柜上面还有提高免疫力的保健品。

  再比如...她心中还有那张挥之不去的脸。

  此时心中居然想他想的发紧。

  她对陆朝的爱如同陆朝对她的爱,五年来从未变过,不减反深。

  终究过不了心里那关。

  那件事情对她伤害很大,就连漫漫余生都无法治愈。

最新章节

查看全部目录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从贴吧来的,打call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牛逼牛逼不过神tm女装大佬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写的真的超级好!很牵动人心,看开头有一种鼻头酸酸的感觉……我们的青春啊……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大大,可以多更点,看不够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咳,我来了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她感谢你。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大大,可以给人物加一下头像哦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记得多跟一些哦很好看,加油!???????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更新!

  • 智能火网友

    师姐写的真是 very good

猜你喜欢